2013年9月24日 星期二

第一次當白目新人就上手(攻略)

六月到九月畢業就業潮,大批新鮮的肝湧入白色巨塔中,僅提供本文,讓立誓惹火所有學長姐的新人參考。(不定時補充)


一、護理公務員

四點鐘一到,交完班立馬換裝打卡下班。接班學姐繞病房一看,點滴不滴、床單大濕、傷口滲血、衛教沒做、紀錄貼昨天的。再回到護理站時已不見人影。

二、不會不問,別人教才會

「學姐你又沒講!」、「書上又沒寫」、「以前老師又沒教!」技術學理亂七八糟,Ambu不會扣,on Endo時病人胃脹到噴射嘔吐,理直氣壯說自己只是個新人,純潔的像張白紙一樣。

三、打斷學姐指導

講沒兩句「好啦,我知道了」、「是是是,下次我會注意」、「好嘛!我有聽到了」,打斷學姐整套教學內容,還翻了白眼,示意事情都做不完了,可以不要再念了嗎?


四、虐待病人與擺爛

不會抽痰硬從鼻子抽,整個鼻黏膜水腫病人大掙扎,還叫家屬過來把病人抓緊,隨後綁上約束帶。另一種是快交接班時病人血氧降到94%,假裝沒看到,留給下一班處理。

五、問問題不會看時機

CPR時,「學姐,棉被鑰匙是在左邊第二個抽屜嗎?」

六、上班時間在護理站做私事

網路購物、回留言版、玩手機、吃東西、搞團購,讓家屬以為護理人員上班超Easy。(短暫休息請到會議室進行)

七、死不承認自己錯,事情沒處理完

血忘了輸叫醫生DC order、藥不見了叫醫師補開ST藥、針掉在病人床上撇得一乾二淨、IV out 說剛剛下班前還是順的、藥物沒有更新說有提醒醫師他不開、病歷沒有回來說攤手說檢查室說送回來了。

八、哭不停

就是哭不停,一直哭一直哭一直哭一直哭一直哭一直哭一直哭一直哭一直哭一直哭一直哭一直哭一直哭一直哭一直哭一直哭一直哭一直哭一直哭一直哭一直哭一直哭一直哭一直哭一直哭一直哭一直哭一直哭一直哭一直哭一直哭一直哭一直哭一直哭一直哭一直哭一直哭一直哭一直哭一直哭一直哭一直哭一直哭一直哭一直哭。

九、爸爸媽媽好擔心

三不五時打來關切,各主管與當班Leader都要接到家長關心的電話。

十、遲到消失找不到人

是的,臨床上能夠讓所有人都燒起來的大絕-無故曠班。通常隨後家長會打來告知,他的寶貝小孩不會再來貴院了。

2013年9月20日 星期五

減少醫糾超高招!

前幾日專科時打工的老闆請我們吃大餐,請在高級且高樓的101隨意鳥地方。

話說,服務生拿著昂貴的進口礦泉水倒進我們桌上透明發亮的水杯中,老闆眼尖看到水杯中裡頭白色棉絮飄啊飄,招手叫來了服務生,請他幫我們換一杯。

第二個高帥瘦服務生戴著黑色手套拿來了另一個水杯,重新再倒了滿滿一杯。但是裡頭仍有小小的棉絮滾來滾去,在大片玻璃透進來的亮光中,格外明顯。於是我們再度的招來服務生,二度表示水中有雜質。

這時,一位貌似小主管的大眼女生拿著一個水杯、一個白瓷茶壺及一個高腳窄口果汁杯到我們桌前。她說,可能是他們擦杯子用的乾布掉屑,或是其他問題,她目前無法確定是那個環節出問題,所以她到桌前為我們進行燙杯的服務。

白色瓷壺裡裝著滾燙冒著煙的熱水,她右手拿白色瓷壺把熱水注入新拿來的水杯中,水杯頓時充滿熱熱水蒸氣以及九分滿的熱水。接著她直接用手拿起了水杯,準備倒進左手的果汁杯。

首先是水杯很燙困難拿,所以倒時已經灑到桌上及地上,然後高腳杯容量遠小於水杯,滾燙的熱水一直從果汁杯滿出來,沿著杯子燙到她握住的左手上面,不曉得是姐姐有練過小孩不要學還是怎樣,我看著她抖了一下但仍堅持把水杯的滾燙熱水全數倒進那個過滿的果汁杯裡,看得我們三人都傻在原地。

「不用這樣吧!!!」先閃神過來的友人驚呼!「沒事吧?」急忙拿著毛巾要把她手上冒著煙的熱水擦掉。

「我沒事!」小主管面不改色的把杯子放回桌上,從容的把空水杯倒了水,完成了燙杯及倒水。接著微笑要我們安心使用水杯,並請旁邊的服務生上菜。




我們三人有點驚魂未定,於是安靜的把飯吃完,乖乖不再當奧客。



「這高招!」吃完甜點後血糖升高,冷靜多了的我突然頓悟「以後病人家屬鬼吼鬼叫問我們會不會打針時,阿長就拿自己on自己十個ic neddle,不要接上lock,讓血一直流,那病人及家屬應該就會跟我們一樣安靜了。」

「................」

2013年9月7日 星期六

產後護理之家新聞有感

一名寶寶在產後護理之家過逝了,他的爸爸把監視畫面po在網路上讓大家公審,上面還有這名爸爸的重點提示與滿滿疑問,他很想知道,為什麼這名護理人員,要把他哭鬧的孩子蓋上棉被,送進小房間近一個小時?為什麼要殺掉他期待以久的寶貝?

媒體將此事報導出來,我點了聯結,從頭到尾仔仔細細的看了又看,我想要站在護理人員的角度,希望這一切只是專業與一般民眾對照護新生兒的知識落差,我想要寫一篇文章讓大家轉寄,澄清媒體與家屬不實指摘。

可是,我覺得丟臉了。

我看到的是一群護理人員對待生命的粗魯與無禮,我看到的是一群護理人員對待護理專業的藐視,我看到的是惡劣的護理環境,已經讓護理人員不再是我心目中的模樣了。我跟這名爸爸一樣,我有好多為什麼?

畫面一開始是大夜交班給白班,犧牲的寶寶也許是大哭大鬧,被白班主護拿小被子蓋住了頭,畫面左邊有個護理人員雙手舉高抬起寶寶小床,越過障礙放到架子上。

為什麼要把寶寶的頭蓋住?沒有想過寶寶沒辦法呼吸?
為什麼要用危險的姿勢運送寶寶?如果跌倒了呢?

畫面繼續是兩名白班護理人員邊吃早餐邊把寶寶推進小房間,還拉出了烤燈,我想那應該是個儲藏室,右手拿漢堡,左手推寶寶。大夜換好衣服下班走出鏡頭。

為什麼寶寶大哭要推進小房間?
為什麼邊吃東西邊照顧新生兒?
為什麼不能吃完東西洗過手再照顧寶寶?
為什麼大家都同意把寶寶推進小房間的行為?

我覺得,這群人,很丟臉,很丟我們的臉。
我指的不是單一個護理人員,而是所有默視護理環境惡化的人。

為什麼對生命不痛不癢的護理人員可以通過實習?
為什麼這樣的護理人員還在臨床?
為什麼這樣的制度與作法像是理所當然?
為什麼我共事過願意拿護理當志業的人都想離開臨床?

護理是一門專業嗎?與生命相關的這份工作,重要嗎?
如果很重要,為什麼我們用這麼爛的環境慢慢逼走認真想要做事的人,
留下了新人讓他們自由發揮,在沒有學長姐Cover的情況下獨當一面,
出了事又要她們一肩扛下?有人嚴正的告訴他們,什麼才是對的嗎?
還是只是一句「人力不足」,就要巴結的留下所有學弟妹?

我們的國家有把醫事人員看做資產嗎?還是只把我們當做選票的籌碼?
為什麼經過這麼多年,我們的工作環境只有更糟?
為什麼社會大眾媒體只能單一責備論,不去看看我們的醫療環境已經沉淪?

我覺得,很爛!

不是一個護理人員爛,
是護理界沒有足夠吸引力留下好的人,好的品質,好的教學,好的照護,
只有指責、漫罵與撇得一乾二淨。

是的,最後這名護理人員會人肉搜索,千夫所指,
也許護理師公會會出來說:這樣不對喔!
也許總統會出來跟家屬握手,告訴大家他會管到底,

然後呢?這樣就能夠還給我們一個願意一生做護理的熱忱嗎?
又或是更多護理人員黯淡的退場?

醫療環境惡劣,只要你或你所愛的人需要就醫,就與你有關,
出的起香蕉,就只請得起猴子,
如果不想要護理人員是一隻猴子,
請關心醫療環境,不會只是一根香蕉。

後記:"某人"Line我問猴子和香蕉是什麼意思?他看不懂。點這裡請參考






2013年9月6日 星期五

實習豪老師

豪哥去當實習老師了。乍聽下產生的念頭是-「護理界已經沉淪至此了嗎?」容我在這裡先說一下他的事蹟,或許大家能夠體會我的心情。

豪哥在臨床已經近十年的光景了,從工讀開始,陸陸續續已經換過六七個阿長,除了第一個阿長在豪哥翅膀還沒長硬之前就存在的,其他後面所有阿長都被豪哥拍桌子咆哮過。其實豪哥也不是針對阿長,他連闖紅燈被警察攔下來開單都嗆過聲。當時年輕氣盛,喜歡跟阿長吵架,但他現在已經長大了,改跟督導吵。除了跟長官吵架,大罵醫生當然也在他的事蹟當中,還有學姐、學妹,誰都可以吵。

其他個性差以外如:學理糟、中英文皆爛這些涉及人身攻擊,就不在這裡告訴大家了。

跌破眼鏡的,豪哥很順利的帶完好幾梯的實習生,而且這些學生還會一天到晚纏著他,約他出來玩,上次還一起去了新疆,看來並沒有因為以上提到的種種問題影響他做為一個實習老師的威信,反之,學生紛紛以他做為榜樣,打算走他走的路。

我問他帶實習的經驗如何,他說他第一天頂著金色短髮出現在學生面前時,大家都嚇了一大跳,有次開會時他還叫一個滔滔不絕的學生:「閉嘴」,學生拿著病歷問他時,他看了看說他看不懂,然後很多東西都是當場一起查,改作業時偶爾會問我學生寫這個是什麼意思?「這樣也行?!」我在心中震驚著,有次和他的學生聊天時,我把握機會想了解一下這個和我成長中實習老師印象大相逕庭的豪老師,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說來簡單,學生原本以為老師在臨床快十年,應該要知道很多事,或是有高超學理之類的,但是豪哥完全在端點的另一頭。也許技術、學理、服儀全部都會讓護理部長官皺眉,但豪哥讓學生在實習的過程中,讓他們學習到作為護理人員,最重要也最難的事-誠實、真誠、坦然、勇敢的對病人負責。

誠實-是最基本的,豪哥不會逞強說懂,也不會硬著頭皮硬做,面對生命交關,他誠實的說不會,誠實的說沒有,然後補足、不二過;

真誠-對待病人,不說冠冕堂皇的假同理心話語,他說難過,就真的是為病人感到難過,豪哥的語文能力障礙,讓他也說不出華麗的詞藻,真心、樸素的向病人表達自己的感受;

坦然-接受自己犯的錯,坦然的面對應受的懲處,他面對自己的不足與錯誤,不會愛面子的扯東扯西。

勇敢-當病人或學弟妹有遇到不公平的對待,豪哥的獅子吼是沒有在管對方是誰的。

傳統護理如果是一根發光蠟燭,豪哥就是鹵素燈了。他沒有要燒盡自己的打算,用力的放著光,讓身邊的人感到熱,也可能會被燙傷。他需要被供電,也會有燒到燈泡壞掉的時候,他不是完美無暇的楷模,但他為未來學弟妹及病人所照亮的路,卻溫暖至極。






2013年9月4日 星期三

發錢是最容易的

我們的政府說「祭出一年12萬元津貼,人力嚴重外流的五大科,只要住院醫師每完訓一年,就可以領取津貼,每人最多可領四年48萬元」

@新聞請見:「留人!住院醫師年領12萬津貼」

我說官員啊!
老公每天喝酒後就揍老婆,老婆生日時,買了高檔名牌包。老婆不會跟人跑嗎?

健保下,醫療界變得很奇妙。首先是門診看到一個腫成麵龜的腳踝,送他去照了X光後發現骨沒折,只是肌肉撕裂傷,兩週後收到審查委員刪掉X光的給付,原因是病人沒有骨折不需要照X光。

再來是病人拿出錄音筆,說醫生剛剛說了什麼什麼請拿出一點誠意來解決,當醫生也拿出錄音筆釐清真相後,被外界大罵侵犯病人隱私。

還有病人在診間指明要照MRI、CT,不給照被威脅:「你保證我沒事嗎!?你要負責嗎?」,照完以後健保核刪不說,病人覺得醫生的判讀與解釋不應該收錢,跟買蒜送香菜一樣的理所當然。

接著在急診急救病人時,被「愛父心切」的家屬毆打,有一群人叫好。

同場加映,沒有治好等於醫師殺人,醫生請賠三千萬。

十二萬啊十二萬,四年也不過四十八萬。官員們啊!你們就算瞧不起醫生,瞧不起這些聰明又認真念書的人,瞧不起這些拿生命換別人生命的人,這數字也真的低的太汙辱他們了。






2013年9月3日 星期二

【生命課題】樂觀與堅強

人家都說念護理的學生特別早熟,平平都是17歲,卻感覺沉穩,畢竟在盡情揮霍時間的青澀歲月,我們正在體驗生老病死,學習人生課題,那些病人用生命教會我們的課題。




王阿姨46歲,和老公結婚二十年,有兩個大學生的子女,教養得活潑可愛,禮貌宜人。王阿姨總是笑笑的面對她剛發現的乳癌治療,化療、電療、標靶藥物,即便末期的骨轉移疼痛的讓她臉色蒼白,冷汗直流,見到護理人員查房,總是硬撐著精神打聲招呼,附上一兩句讚美:「今天氣色很好喔!」、「好高超的打針技術喔!」、「妳當班我精神都好了」。應該沒有人會不真心喜歡這樣的病人,溫和、體貼,不批評,總是體諒醫護人員的忙碌,延誤了或是失誤了,她還會反過來安慰妳。訪客不斷,病房總是傳來一陣一陣的笑聲,唯獨,沒有人見過她的先生。


住院兩週了,王阿姨每天都笑臉迎人,果決的接受醫療人員建議的治療方針,藥物、注射、切片。她自己簽下數十張的各式各樣同意書,還能夠對我們開玩笑的說自己好像大明星,每天都有人找她簽名,問我們她是不是該取個藝名?只是這一次,她無法再幫自己簽名作決定了。我們需要她的法定代理人-配偶,簽下她的DNR(不施行心肺復甦術同意書)。


肺栓塞來得又急又猛,剛剛還在說笑的王阿姨,起身上廁所卻站不穩的跌坐在地上。不一會,血氧下降到八十多,王阿姨的意識漸漸模糊,需要緊急插管供氧!正當我們要呼叫「999」,召來大量醫護人員啟動急救機制,她的一對子女頓時從震驚中醒來,拉住我們的手,含著眼淚向我們搖搖頭,告訴我們他母親早已交待過不願意接受任何急救,想要順應上天的旨意,時間到了,就走,不強求。


顫抖著,女兒拿出手機撥打爸爸的電話,按了好幾次總算按對號碼。沒多久,一名清瘦的中年男子趕到了病房,空氣中的陌生藏在濃濃的悲傷裡頭,那是一種在身邊,但是很遙遠的隔離感。他出示身份證,配偶欄證明了他的身份,簽下了同意書,我們將王阿姨的床廉拉上,讓他們一家四口,在王阿姨人生最後一段時光裡團圓。


輾轉知道,王阿姨的先生在王阿姨懷第二胎時被發現有外遇,而且早在結婚半年,也就是王阿姨懷孕三個時就開始往來。新婚的王阿姨朦在鼓裡,孰不知自己的先生已經摟著另外一個女人。外遇的對象沒多久也生下一個小男孩,她的先生做出了選擇,讓王阿姨成為有丈夫的單親媽媽。王阿姨沒有哭天喊地,也沒有和小三拼個你死我活,她靜默著,在他們原本的家,咬著牙,一手拉拔一對子女長大。對王阿姨一家三口而言,「丈夫」與「爸爸」只是一個名詞。

不出惡言,不抵誨漫罵,王阿姨獨自撐起了母親與父親的角色,給一對子女平淡的父親印象,好像一切都是自然而然,沒什麼需要影響心情以及生活,日子平平淡淡簡簡單單的渡過,不需要因為丈夫與父親的缺席而自怨自艾,一如她面對疾病的態度。我不曉得她獨自一人時是不是也曾難過落淚,是否也曾感受寂寞,但在人生的課題上,她用她的故事與生命的軔性,教會我堅強面對生命中的挫折,面對那些渺小人類,無力也無能改變的無奈。

最近熱門文章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