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月22日 星期一

護理人,問錯問題了

不在臨床已經好長一段時間了,最有趣的是每次跟還在臨床的同事或同學聊天,倒是數十年如一日,一定不外乎:

阿長偏心
學姐靠北
學妹很笨
病人很trou
家屬機歪
醫生輕視

這六大關係人像是天空中的六角星一樣照亮著整個護理界,其它什麼班很爛、被壓迫、被扣薪等等,都只是散落的小點綴,關心的人少之又少。

「護理界就這樣嗎?」你意志消沉的問。

唉呀,護理界當然可以不是這樣,前題是:我們問對問題了嗎?


是的,我們問對問題了嗎?


在我臉上還充滿著膠原蛋白的那個時候,每天在病房橫衝直撞,也許是初生之犢,在那個弄不懂的時期,發生了一件很有趣的事。

我們病房是胸腔科,胸腔科的病人會被送去開port-A(化療用人工血管),裝完後的隔天會在病房打化療藥,學姐們再三警告,化療藥是藥也是毒,請戴好手套、口罩,務必前後都得洗手。

每次打針,都非常緊張,記得學姐說:「把針頭插進port-A的lock後,要用『布膠』纏緊。」每次我都很認真纏住,然後小夜班拆針時都很痛苦,因為布膠真的是超黏,但學姐說不能用紙膠,一定要用布膠,才不會掉,常常在拆的時候手套就被布膠整個黏住,最後不得不把手套脫掉才成功拆除,除了常用力拔時會把針也拔出來的針扎以外,或多或少手會沾到不明液體,啊~啊~學姐說化療藥有毒啊!!!!

每次有化療病人,我的內心總是充滿了髒話與髒話與髒話的大集合,直到有一天,幾個差不多時期的新人一起吃早餐,聊起了這件事,我盡量場景重現:

「port-A插針真的好難拔喔」A邊喝紅茶邊說,
「對啊!藥都會沾到手」B咬了一口培根蛋說,
「真的是很麻煩呢!」C無意識的說完轉頭看老闆怎麼不上他的早餐,

然後,第一個上菜,已經快速吃完蛋餅的D說:「為什麼不能直接lock接line啊?」請注意,這邊的Line不是可以買貼圖的那個LINE,指的是吊點滴的那個管路,在臨床我們稱為「line」(這誰不知道?)。

對啊,為什麼要拿針頭插Lock呢?為什麼不Line接Lock鎖好呢?為什麼?

這件事兒引起了大家的興趣,但因為我們都是新人,一向都是學姐說、我們做,事情都做不完了,那有空每件事都問為什麼?

「學姐都是這樣說的!」


初生的我們這四犢,沒有在怕的分頭去問了阿長、AHN、以及NP及VS。

結果是:VS完全不知道我們在說什麼,而AHN跟NP都是在這病房長大的,她們對於我們這種想法感到離經叛道,不可思議:「這就是我們的傳統!」我印象很深刻,當我心中的偶像NP學姐回答不出所以然後,她搬出了這句話,讓她在我心中的形象從天堂跌到谷底。

因為問不出所以然,也找不出什麼病房常規,為了安全考量,我們就直接改成Lock鎖好,不另外插針纏布膠的奇怪行為,大大降低在更換藥品時的針扎風險,但其它護理界的學姐對於我們的行動感到十分困擾,他們說:「那個Lock鎖太緊了!很難拆!」然後說:「我接班時就是要Lock插針!」

變成那段時期,如果交班是給新人,那就好好Lock接Line,如果是給二年以上的學姐,那就要在下班前換成lock插針,學姐則無敵,不管是給誰她們都照自己的插針做法,那一段時期,搞得整個病房一團亂,每天都客制化交班,下班前大家都很忙,病人也會問東問西。

最後,終結這場混亂的是我們剛調來的阿長。

阿長以前是腫瘤科的,也不理解我們病房Lock插針的原因,但她認為,Lock既然有設計鎖頭,就是要拿來鎖的,然後正式的寫在交班本上公告。新人開心的像是打了一場勝仗,再也不用lock、line換來換去了,不過學姐們的脾氣還是出了一陣子,交班沒什麼好臉色,也應該一直在LINE上面罵我們Line的事吧?

問「怎麼解決事情」,而「不是歸罪於個人」的問題


這個小風波其實現在想想,蠻無聊的,但我們可以來看看大家都問了什麼問題。

我們新人的問題是:「怎樣給藥比較安全?」
而顯然學姐問的是:「嘖,學妹怎麼不受教?」

我相信在很久很久以前,一定是有個什麼原因讓學姐們把這件事留下來變成了傳統,可惜的是,當學姐還是學妹時,沒有想要問問題,沒有對事情感到好奇,所以這件事變成了「傳統」但說不出「合理性」。

說新人獲得勝利嗎?

其實也只是因為我們整個單位的新人很多,流動率很高,根本沒什麼資深人員,連阿長都是新的,反而可以接受很多稀奇古怪的想法,類似乏人整修或是守護的古蹟,稍微碰一下,很容易就碰掉一些古董的,碰掉的是不是珍寶,沒有老人解說,真的也無從得知。

回到跟護理同事或同學聊天的場合,面對護理界的種種亂象,護理人常見的解決方式其實沒有在解決問題,大家看似在問問題,只是在說:「我很辛苦,快拍拍我!」,像是:

「學妹怎麼這麼笨?」
「阿長怎麼只會跟長官開會?」
「學姐兇什麼啊?!」
「醫師講話幹嘛這麼瞧不起人?」

這些左聽右聽也只是抱怨,並沒有人想要真的解決問題,通常會講出200個例子佐證,然後十年後還是一樣的情況,從甲學妹變成乙學弟罷了。

我很希望有一天,能夠聽見護理界的同仁問的不再是這些找代罪羔羊的問題,而是著重在解決; 比起千篇一律的抱怨跟對立,我希望大家能夠更新問題,不歸罪個人,而是更聚焦在問題核心:

「學妹怎麼教才會變聰明?」
「怎樣跟阿長報告他才會重視?」
「怎樣可以壓制機歪學姐?」
「怎樣可以被醫生瞧的起?」

只有問對問題,才有機會找出解決方式,也只有面對問題,才能沒有問題。

我知道寫這個,就會有人衝出來說:「只是混口飯吃,幹嘛這麼認真?」之類的, 唉,大家一起前進,不要一起玩泥巴,好嗎?

最近熱門文章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