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3日 星期三

我可以說,我至少圓滿照顧了一位病人


「我剛好要買電器啊,外面會被人家騙,不如跟妳家買!」


那一年,我剛從一般病房轉職到加護病房,從一對十八的蜻蜓點水變成一對二的深度護理。在病房時,只需跟家屬點頭打招呼,對話的長度不會超過血壓機的充氣時間:「綁、按、瞄、數、抄、報」,生命徵象量測的短暫停留,幾乎是我與大多數家屬的所有互動,但是,加護病房不一樣。


我還記得那天的樣子。

在聽急診交班時,樓下學姐用誇張的語氣說:「95歲了喔!」意識不清、救護車、急診、插管、轉加護病房,行雲流水的轉床程序,不到20分鐘,一位閉著眼的白髮奶奶,由急診護理師壓著ambu,一大群家屬緊緊的跟著病床前進,怕沒跟緊,奶奶就不見了似的。


接新病人的SOP一如往常:「請各位先稍等,我們整理完奶奶會讓家屬進來。」在病房門關起之前,面臨親人生病慌張不安造成的低氣壓在加護病房大門早已伺機竄入,那些隱隱約約刻意壓低的抽泣聲,更加添了ICU裡如鯁在喉的低迷氣息。


這是一位被家族疼愛的奶奶,雖然已經95歲,也聽說她早在過80歲大壽後就不再出門,這十多年來都是在家裡簡簡單單看著兒孫滿堂,很有個性也很風趣,無論子孫或是曾孫、無論在世界的那個角落,總是常常安排時間回來握握奶奶的手,被她訓斥也好、被她逗弄也好,像是家族中的麥芽糖,偶爾黏牙,但總是蜜得心裡甜甜的。


這天,同住的大伯父準備好午餐,要請奶奶用餐,卻發現怎麼也叫不醒,慌張之下送了急診,六神無主的讓奶奶CPR、插管,再轉送到我的單位。短暫的會客時間,往往是呼吸器「呼-呼-」的交錯打氣聲,間歇著不知那床扭動掉落的血氧偵測器的「嗶-嗶-嗶-」,家屬望著躺在床上無意識的家人,直到眼眶積滿了淚水,才慌張的轉頭看著床頭跳動的心電圖,一上一下、一上一下,一如家屬的忐忑。


但這兩孫子及孫女很吵,他們是這位奶奶的二兒子的兒子女兒,他們在奶奶住進來後的第二天早上,從阿里山上將名產店安置好,連忙趕回來接受成為照顧主力:「店擺著就好,阿嬤比較重要」,這兩位,在第一次會客就很吵。


「我阿嬤喜歡熱鬧啊!」他們總是講得理直氣壯!


「阿嬤!我剛剛有遇到三叔,他說妳今天比較漂亮喔!」
「阿嬤!妳知道子賢這次國文考95分!」
「阿嬤!我會輕輕幫妳捏腿啦!」
「阿嬤!這小熊不要亂丟啦!」


E1VEM4,我是奶奶的白班主護,他們有時候會跟我說:「她假裝睡覺啦!她有時鬧脾氣就是這樣!」然後聽著他們說著如何誘拐奶奶出門玩、如何幫她帶墨鏡拍照、如何照相揮手說:「不要!不要!」又是如何假裝逃走讓她追著打。


「我跟妳講,妳小夜學姐都在妳後面講妳壞話!」
「護理師都沒吃飯啊!怎麼每個都瘦巴巴的!?」


會客時間總是很吵,他們笑咪咪的說著,還順便推銷他們家的大餅,告訴我,若是我婚禮的大餅,他會親手幫我放上一片早已忘記名字的葉子,說是可以趨吉避兇,強調一定要完整,才會讓我婚姻美滿。種種對話,好像我們是好久不見的朋友,一起在咖啡廳嘻鬧的聊著。


只是,我們都知道,這裡是加護病房。

「如果她是妳阿嬤,妳會怎麼做?」這一天,主治醫師巡房,建議插管超過兩週但無法脫離呼吸器、意識不清但生命徵象穩定的奶奶,考慮氣切。他們難得的安靜了,往常像說雙口相聲那樣一搭一唱的兩人,望著我,正當我想要順著主治醫師的建議,說明長期照護下氣切與氣管內管的差別時,他們打斷了我,然後說:「專業的部份我們已經知道了,請以朋友的身份,而不是護理師給我們建議。


「我會帶我奶奶回家」我愣了一會,還是這麼說了:「你們跟她相處這麼久,你們一定知道她要什麼。


是啊,護理師跟家屬是不一樣的身份的,「好像還可以再活久一點」,也許開了氣切,可以活到120歲吧?每個人都是這麼希望的,多做一點、多給一點,也許可以再要一點時間,也許可以再要一些陪伴,也許、也許、也許,好多的也許,但沒有人知道答案。


這次會客,沒有需要管制的人為噪音,機器的警示與螢幕的閃爍,有點刺耳,有點刺眼,但卻又恰如其份的填補現場的沉默。


奶奶回家了。


一個禮拜後,我收到院長信箱的影印附本,滿滿的內容居然一張紙不夠寫,還自己加訂了一頁A4,爽朗的字跡與用語,一如在過去那半個多月每次會客都讓人產生時想叫他們小聲一點的衝動。


文字很長,大意是說,回家後,奶奶躺在自己的床上,看起來很好:「比躺在加護病房更適合她,嘴裡沒有管子好看多了,」只隔了一天,奶奶就走了,他們知道這是奶奶要的,奶奶應該一直在等著回家,她安心了,所以放心離開了,然後謝謝我,讓他們做了不會後悔的決定。


「生命就像一齣戲,重要的不是它的長度,而是它的深度。」——塞涅卡

多年臨床,面對這麼多生與死,我們都知道儀器維持的生命意義不在瀕死的人,而是為了還活著的人,但是身為現代的醫護人員,能夠真正說出口不惹上麻煩而能被家屬感謝的,又有什麼機會呢?因此,與其說家屬謝謝我這個主護讓奶奶能夠安息、家屬能夠平靜,不如說,謝謝奶奶及您教養出來的子子孫孫,讓我在護理生涯中,能夠真正體驗教科書上寫的:「生、心、靈」全人照護的意義,當我多年後在回首護理路時,至少我可以說:「曾經有一個病人在我的照顧之下,圓滿了。」


喔,對了,又過了幾天,我媽打電話給我,告訴我有病人家屬打到店裡,說是要告訴我父母,他們的女兒在照顧病人上的用心,想要跟我的父母道謝。我突然想起有一次會客時聊到原生家庭背景,他們假藉著要添購電器的名義,要了我家電器行的電話,原來是這個用意啊!

可惡,居然不是要跟我們買電器!(誤)

2017年4月3日 星期一

《聊齋志異》之你真沒醫德!

前兩天看到一民報轉貼一專欄,記錄著澎湖仁醫侯醫師因為偏鄉資源不佳,自立自強開船二十年的一篇專欄,立意良善,但看了我一肚子火,讓我想起《聊齋志異》卷一第十四篇 種梨

故事是說有一道士向賣梨的小販要免費梨來吃,商人不給,有人湊錢買了一顆給道士,道士吃完後拿籽變了結實累累的梨樹出來,再把樹上的梨子分給圍觀者,最後把樹砍走離開。

包括小販在內的大家都看傻了,回過頭才發現這道士是拿自己的梨把小販車上所有梨都分給圍觀鄉民,連生財工具的扶手都給砍了丟在路邊,小販最後被其民眾取笑。
我看醫療現況也差不多是這樣。

做生意的小販跟醫事人員沒兩樣,誰管你家有沒有妻小高堂貸款要養,人家跟你要梨(醫療)不給?好吧!那就變一棵健保大梨樹戲法,告訴大家:「我是好人,有梨大家吃喔!」眼看鄉民、路人都吃得津津有味,轉過身才發現搾的是小販汁、慷的是醫事人員的慨,最後因為拒絕無償付出及要求合理報酬被鄉民被訕笑:「UCCU啊!」

不信看看民報在這則貼文裡,特別還對比了:「前幾天傳出有家名醫院想醫病得先看到你的錢進帳,才幫患者開刀。」是不是,醫事人員怎麼能夠賺錢?人家跟你免費要還不給?專業知識要收錢?爭取該有的權利?

沒醫德啊你!不吃不喝不拿什麼都不要不要,拿的錢全部吐出來為民服務勞動成疾才是好!

醫事人員想要有自己的生活?古書早就記載了,只是會被圍觀人取笑而已啦!




種梨原文如下:

有鄉人貨梨於市,頗甘芳,價騰貴。有道士破巾絮衣,丐於車前,鄉人咄之,亦不去,鄉人怒,加以叱罵。道士曰:「一車數百顆,老衲止丐其一,於居士亦無大損,何怒為?」觀者勸置劣者一枚,令去,鄉人執不肯。肆中傭保者,見喋聒不堪,遂出錢市一枚,付道士,道士拜謝,謂衆曰:「出家人不解吝惜,我有佳梨,請出供客。」或曰:「既有之,何不自食?」曰:「吾特需此核作種。」於是掬梨大啗,且盡,把核於手,解肩上鑱,坎地深數寸,納之而覆以土,向市人索湯沃灌。好事者於臨路店索得沸瀋,道士接浸坎處。萬目攢視,見有勾萌出,漸大,俄成樹,枝葉扶疏,倏而花,倏而實,碩大芳馥,纍纍滿樹。道人乃即樹頭,摘賜觀者,頃刻而盡。已,乃以鑱伐樹,丁丁良久乃斷,帶葉荷肩頭,從容徐步而去。

初,道士作法時,鄉人亦雜衆中,引領注目,竟忘其業。道士既去,始顧車中,則梨已空矣,方悟適所俵散,皆己物也。又細視車上一靶亡,是新鑿斷者,心大憤恨,急跡之,轉過牆隅,則斷靶棄垣下,始知所代梨本,即是物也。道士不知所在,一市粲然。

2017年3月31日 星期五

【換學長姐跟你說】Salonpas :「主動參與的那1%自己。」

Salonpas
OR兩年/現讀非護理研究所


是否你曾經跟我一樣茫然?
我是Salonpas,大學畢業後在北部某醫學中心工作兩年。我選擇OR並不是因為興趣,是大四那年忽然發現不知道為什麼要念護理。這對念了七年護理的我來說是很大的震撼。後來,我找到自己想做的事離開臨床,很感謝曾協助我的每個人,也有了機會分享自己生涯轉換的經驗。

試用期沒有一刻不想離職

剛進OR的前三個月真的很崩潰,全部都是新的東西:刷手、穿脫手術衣、無菌概念、背不完的術式、器械、醫師習慣、流程…,在講求速度、效率跟高機動性的OR,關起門來什麼都可能發生。


從不看恐怖片的我,還以為看到手術過程會昏倒,結果根本沒時間。身為新人的焦慮、擔心、恐懼如影隨形,面對某些情緒管理欠佳的醫師,白天的工作內容下班後還常常揮之不去。我提了一次離職,最後是被學姊挽留,而我也需要一筆錢來做想做的事。

三個月後就無法任性地說分手

這份工作就像不適合又要在一起的情侶,蜜月期一過便原形畢露,看到最赤裸真實的環境。人力問題、班別、趕刀的風險、一個月學會一科別,當然也不是每個人都這麼包容菜逼八。人力流失遠比新人能上手的速度,有些手術明明不難,卻連資深學姊都自顧不暇。當菜逼八不想成為負擔,開口問變成困難,不開口就等著被罵。不難想像,新人該遇到的都遇到了,被電、被醫師嗆、覺得挫折礙眼、無力感。連最簡單的,這個醫師手套是七碼半還是八碼,乳膠還是PVC?先做這個還是那個?根本不是每一台手術都有人手把手的帶。

學姊的臉臭其實反映了你的恐懼與擔心

當年,醫師開始發飆,學姊的臉就會很臭,其他人跟著緊繃。菜逼八當下就會想「我是不是做錯了什麼?」。前陣子學姐告訴我,現在的學妹越來越難帶
,講不聽、問個問題就委屈鬧離職、被主管約談就算了,家長還會到單位關切,做好自己的事比較快。學習態度欠佳、活在自己世界的也有,常常挖洞給學姊跳「已經夠忙了,不要互相拖累好嗎?」學姊說。


雖然從中得知福利稍微調整了,臨床工作卻更加嚴峻。親愛的學弟妹,當你害怕被責備,無法坦然接受因為經驗不足出的錯,專業上的成長其實會很困難。當年我也會抱怨被學姊電、擔心學姊的臉臭,可是現在想想,其實學姊好像沒有義務要教我們耶!我想問的是,你能分清楚學姊是莫名其妙電人,還是你自己心裡有一些擔心? 如果再多問一些,你是怎麼看待眼前這份工作呢?

是什麼樣的原因,你需要留在這裡?

當時的我很傻為了存一筆錢留下,也因為這樣才有機會在OR碰到許多生命的故事,促使我離開。我也好奇你為了什麼留在這?當你覺得環境讓人不開心、充滿委屈,如果有機會你要不要走?離開後,有許多朋友告訴我他們不喜歡這份工作,但是為了學貸、分擔經濟、保險費、生活費必須留下來。學姊則還有家庭、年邁的父母、車貸、房貸,如果可以也不想在這裡。


但是,
真的完全沒辦法了嗎?
那這份工作有沒有不討厭的地方?
會留在這裡肯定有吧?
要不要找找留在這份工作的理由?


當你知道你為什麼要留在這裡,與其花時間埋怨身旁的人跟環境,不如把力氣用在自己身上。
因為,如果有99%都是別人的責任,我更希望你去關注自己的那一部分。

土法煉鋼的職涯轉換-用下班時間累積自己
下班只想休息、上網、放空的日子過了半年,我才開始充實下班生活。學瑜珈、烏克麗麗、運動,烹飪。


一年後,我去上課也認識其他領域的人。你可以一窩蜂地去學英文、電腦,或快樂的吃飯、逛街、買網拍,但更重要的是找到自己真正想做的事,不斷問自己為什麼需要做這件事?兩年後我離開了,用八個月的時間,考上我想讀的跨領域研究所。我的經驗一點都不特別,只是計畫了,然後慢慢地往前,就在我茫然的時候,我想做的事就來到了眼前。


透過閱讀、自我探索、跨領域的學習…,沒有停止的了解自己,是我這六年來最大的收穫。
我想問
你夠了解自己嗎?
喜歡眼前的生活嗎?
打算接下來怎麼做呢?

當你想離開這個領域,你需要時間醞釀、也需要累積自己,還有冒險的勇氣。如果失敗了,願不願意重頭來過?如果你一時無法回答,也許可以透過生涯規劃裡的幾個元素來了解自己:能力、興趣、價值觀。


能力是我擅長什麼,
興趣是我喜歡什麼、
價值觀是我們看待一件事情的準則,
還有你想要過什麼樣的生活?


然後,給自己一點時間認識自己,如果還不確定,跟身邊的人一起討論吧!即使暫時找不到興趣無法離開,也得找找留在護理工作的價值觀,因為你怎麼想,就怎麼影響你看待這份工作。我相信你在這領域,就能夠發揮很好的能力。
喔!對了,有時候與其用力對抗,試試看用溫和而堅定的方式,來做自己想做的事。

例如:用自己的行動來影響身邊的人,改善職場環境、表達自己的權利、和家人、伴侶溝通。不為什麼,因為你值得擁有更好的人生,而這樣的人生,需要你願意主動參與。

2017年3月30日 星期四

【換學長姐跟你說】林勇志:「成為自己所愛的樣貌。」

人生是不斷選擇後的結果,成為你想成為的樣貌,選你所愛
林勇志 專科護理師/拳教練/公益蘿蔔50年計畫地主
  

從急診護理師到專科護理師


我是一個在臨床工作的神經外科專科護理師,畢業後因為公費簽約,我進入了離家近的區域醫院急診室工作,急診護理很棒,相對的也很有挫折,你能在那學到很多各種內外科疾病的處理方法和面對各種病人家屬的應對技巧,急診的壓力無時無刻都存在,你永遠不知道會來什麼樣的病人,遇到怎樣的狀況,工作三年多陸續上了很多專業課程(ACLS、ETTC、APLS、ICU TRAINING)。

隨著時間推移我也變成學長,一切看似都很穩定,我有很多學長姊都在這做了10年以上,也都工作成家結婚生子,我可以選擇,人生這樣就好!但我一直在問自己,人生這樣就好?是不是還有其他的可能可以去挑戰看看?隨著時間過去,我也漸漸對急診的工作環境制度,失去熱情(花花班、外派支援、不講理的病人和家屬),在那時候剛好有一個沒有人要接的NP缺(脊椎機械手臂手術照護,主治醫師很刁、病人問題也很多),我覺得自己該離開了。

一段關係或一份工作如果讓你沒有成長,放著不理,就像是在浪費生命.比起充滿未知,很有挑戰的未來,我更害怕那種生命流逝的感覺。

我因此選擇離開急診,到神經外科接受專科訓練,在為期半年的訓練中,我放下過去歸零重新學習,白天工作放假上課,看書做題庫,這是一段很累很難熬的日子,我告訴自己,為了未來,我得好好努力,撐過去,海闊天空,未來大家若考護理師或是參加任何考試,這都是必然的過程,對我而言,通過考試就是那時最大的夢想.而我也真的很順利的通過NP考試,有些人或許會覺得畢業後到醫學中心比較好,但你若能善用醫院的資源,願意學習,其實到哪邊都是差不多,重點在於你的「態度」和「行動」。

能轉與不能轉,唯心而已


 我不知道你未來會選擇哪條路,(麻護、血液透析、行政主管)或許不想走護理想去嘗試別的工作,我覺得都很好,想好就好,但是要思考:這份工作是否你想要的嗎?世界上絕對不會有『輕鬆+錢多+快樂』的工作,要領高薪相對承受相對風險,付出的努力也一定會比別人多.重點在於你做了多少努力?是否有解決問題、滿足人的需求,利他的程度有多大,當利他的價值越大,而你所獲的的薪水就會越高。

  當時我走進護理路與很多人一樣,我是爲了生活而工作,而工作會決定你的生活型態,這份工作在目前社會中,薪水相對穩定,但相對的你得付出的多些,輪三班,作息不正常,放假要上課,無法安排自己的時間,犧牲健康,捨棄很多和家人朋友相處的時間,而對於現況的不滿意,大多數的人會有三個選項:

一、安於現狀留下來
二、挑戰進階往上走  
三、心灰意冷跑離開

這三個念頭我都曾經有過,最後我選擇留下來,往上進階,也不斷尋找其他機會與可能。

每個人追求的都不一樣無關好壞,每個人都會選擇最有利於自己的選擇,好在哪裡,不好在哪裡?這個結果都必須自己承受.每個人從出生後就都走向死亡,對我而言,人生沒有所謂的失敗,永遠都是得到什麼?學到什麼?

很多人總是覺得該選哪個好?真的可以勝任嗎?人無法什麼都要,只有不斷取捨,我想對你說的是:有機會就去嘗試看看,不要怕,不管怎樣,都會比現在好,請你相信『你能做到』過去的你並不重要,現在的改變能成就未來,我曾經也對未來也非常迷茫,也常常被學長姊覺得不適合走護理,你如果不知道該去哪裡,試著把你的任何決定拉長十年來看,你是誰?想去哪?成為誰?想要追求怎樣的生活? 這個答案其實就在你的心中。

來吧!翹課白色巨塔!

目前台灣約有27萬人領有護理師執照,但真正在職場工作的只有6成,也因為執業環境不佳,醫療崩壞的關係,護理人員仍持續流失中,但我推薦你可以挑戰專師看看,專科護理師的工作,獨立性高也較有成就感,而在時間的安排上,會相對的容易些.因此可以常常出國看世界,跨領域學習想學的東西,例如簡報、網站架設、網站行銷、做APP、防身教學、種果樹、辦公益拔蘿蔔活動。

這些工作外的興趣,有時候會帶給我其他的機會,認識不同的朋友,帯給我不同的觀點給與啟發,這些並不會讓我賺錢,但我蠻快樂的,在脊椎術後照護,我做了手冊、網站、APP讓病人家屬使用,他們對我信任,回家放心,我也開心。

果樹種植:我是台灣最大的無花果種植社團板主,團友常常分享豐收圖,每個人都比我厲害,我也在他們身上學到了很多不同的觀點。


防身教學:我大學時就是一個跆拳教練,對於醫療暴力頻傳的台灣,我總覺得我是不是能做什麼?因此,我開了防身流程教學,目前也累積多家醫療院所與國中的教學經驗。


公益拔蘿蔔50年活動:我邀請朋友學弟妹來拔蘿蔔,一起捐款,今年一起捐了一筆費用給花蓮門諾醫院作為護理人員培育基金。

每個人的階段任務都不同,當前的世代沒有任何工作能保證做一輩子到退休,如果哪一天你有家庭了或是隨著年紀增長健康體力下降,勢必得轉換工作角色,未來我可能打算回家賣布,開道館教學陪學生成長,選地方里長,或許哪天我會離開護理界,但我仍會感謝護理訓練,也許我不再守護民眾的健康,但我至少可以守護家人的健康,你的專業,別人偷不走,也會讓你受用終生。

一起做個「有故事可以說」的人

   去學習別人不會的技能,去做別人不想做的事情,往往會有不同的結果,也會產生別人不可取代的價值,你最貴的成本是時間,20-30歲這段時間是你的黃金時期,沒有人天生就會什麼,都是透過不斷學習、實踐、修正而達到目標。每個人的身上都有值得你學習的地方,去成為你自己就好,每個人喜歡的和擅長都不太一樣,工作外的時間,會決定未來樣貌,如果你還是對未來找不到方向,推薦你可透過閱讀、聽演講的方式,從別人的故事找到心的方向,曾經我也被很多人覺得不務正業,但請記住,人生是你自己的,不是別人的。

我有很多失敗的經驗,也有一些成功的經驗,但我願與你分享,也希望哪天,你能與我分享你的故事,我只是選擇當一個「不只是護理師的護理師」做個「去掉了職稱,還有很多故事」的人,時間是條漫漫長河,不管怎樣,都會是好的,不斷跳脫舒適圈,勇敢做出抉擇吧!

未來有什麼問題,歡迎來信詢問我,victor780513@hotmail.com
歡迎組團參加拔蘿蔔計畫:https://goo.gl/oX4Ivx

防身流程教學:https://goo.gl/Zrw6nl
脊椎手術照護網:https://goo.gl/3DSLtB
種果樹的專師x教練x旅人https://goo.gl/V9Kmzj


有空再爲大家分享,如何用有限的時間,做很多的事,關於『時間管理』

最近熱門文章

推薦文章